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领导力中的女性因素不一定让世界更美好

6月底在世界杯上,法国队被淘汰出局,英格兰队表现惨不忍睹。此后,一家管理咨询公司给我发来电子邮件,说问题出在两队的教练做事完全像男人。如果他们的行为更女性化一点,更具感性和同情心,他们可能会说服自己的球员多踢进一些球。

在这些不幸的足球赛事之前,也有一系列灾难被归咎于男性化过度。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时,就有许多人说,如果是雷曼姐妹,结果可能会完全不同。人们对英国石油(BP)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如果是由女性掌舵,她们可能会更注重安全,地球或许被照顾得更好。

这些说法大多数完全是瞎扯,尤其是对于足球和银行业而言。在BP,女性因素也不可能扭转局面,但或许能确保公司不会兵败如山倒。

对于足球,我不愿意妄下定论,因为6月23日,当我看到英格兰队紧跟着连续踢进三个球时,我欢呼了三次,结果却被懂行的人告知,第二个和第三个是从令人迷惑的三个不同角度进行的重放。

不过,我至少知道,那些纸上谈兵的足球评论员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有人说英格兰队需要激情。有人说他们需要冷静。对于足球的奇异魔力到底如何发挥作用,所有人都一无所知。但有件事非常清楚。如果足球变得更富同情心和共享精神,那就会失去观赏的乐趣,足球俱乐部也都会关门大吉。而且,足球教练们已经展现了太多女性的一面——至少从发型上看是如此。英格兰法比奥•卡佩罗(Fabio Capello)一丝不苟的棕发、德国勒夫(Joachim Löw)与阿根廷马拉多纳(Diego Maradona)闪亮飘扬的黑发表明,这三位教练都是Grecian 2000的拥趸。如果我是他们的发型师,我会建议他们留能够坦然展露男子气概的灰色头发。

至于女性掌管银行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理论——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6月下旬在伦敦主办的会议上就此进行了辩论——我真的看不出其中有多少道理。的确,许多女性都厌恶风险,对不可靠的衍生品持怀疑态度,但不管怎么说,在银行拼命工作的人往往都不是女性。只有在BP的案例中,支持女性的论点还有一定道理:在用橡皮环堵住原油泄漏这点上,泰萨•海沃德(Tessa Hayward)可能不会做得比唐熙华(Tony Hayward)更好,但她几乎肯定不会说,她希望自己重新过上正常生活。

男经理与女经理之间只存在一个明显的区别:女性更缺乏自信,在决策时更犹豫不决,因此做错事的可能性要小一些。至于说到说错话,女性绝对赶不上男性。

诚然,这方面的数据数量有点少,但质量却无可匹敌。以我们的王室为例,将女王与菲利普亲王(Prince Philip)说错话的次数对比一下:前者的读数接近于零,而后者接近无穷大。想想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她说过很多非常有争议的话,但都没有失礼。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没有犯下多少大错,不像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戈登•布朗(Gordon Brown)等诸位先生那样。两周前,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以失言为由炒了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将军(General Stanley McChrystal),但大家知道,他自己也有几次说了不该说的话。

女性不小心出错时,不一定会致命。有一次,成为政界新星的女商人卡莉•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在采访前将麦克风打开了,人们听到她这样评价自己的民主党竞争对手:“上帝,那是什么发型?太太过时了!”这并非她最得意的时刻;不过,与指责某人(比方说)偏执相比,说某人的发型过时其实算不上坏话。

女性失言相对较少的原因,一定程度上或许是因为,大多数错话都是不留神的时候说出来的。女性最可能卸下防范的场合是与同性在一起,而女强人身边几乎总是男性。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女性不会随便大声说出脑海中闪现的第一个念头。在争取高级职位时,这或许算不上优点,但鉴于失言如今已成为显赫职业生涯的头号杀手,这个特征对于保全职业生涯可谓非常有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