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富士康搬迁,不应是大逃亡

富士康终于大步迈开了西进和北上的步伐。6月25日,河南省鹤壁市政府网站一纸招聘称“近期需要10万名员工到富士康培训,可在本省建设好的厂区工作。”有媒体报道称,富士康亦准备将深圳大部分生产线迁往天津、重庆等地,届时深圳只会留下10万人代工“苹果”生产线。

  虽然郭台铭本人没有正面点头,但因为震惊海内的“13连跳”,毫无悬念的是,酝酿4年之久的富士康西迁不得不“加速跑”。其实,郭台铭本来可以不用走得如此悲情,当年他飘过海峡来深圳扎根,吃到了产业转移的第一只螃蟹,富士康才得以傲视全球。如今,不是他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快。他从一只地方政府热捧的“金丝雀”成了即将“腾笼换鸟”的小小鸟,不怨谁,也拜产业转移浪潮所赐。

  此轮金融危机在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眼里也是一次机遇。他提出广东产业要“双转移”,要“腾笼换鸟”,要“杀开一条血路”、“置于死地而后生”。一把手很急,“民工荒”从2003年以来愈演愈烈,现实困境是,20世纪90年代至今农民工的工资虽有所增长,扣除当地物价因素,农民工的实际工资是负增长。

  即使郭台铭大发善心给富士康员工加薪30%,怎奈何形势比人强!不过,世人都嘲笑郭台铭“败走麦城”丢盔卸甲之际,我却猛然发现他咄咄逼人的胸襟。

  富士康迁厂并没有一味看重低成本。譬如天津,目前天津人力成本虽低于深圳,但是作为中国的直辖市、600万人口的老牌都市,天津早已不是低成本制造业的沃土。反而凭借天大、南开等大学积聚的优势,以及紧邻北京的区位,高等级人力资源的获取机会更大。同样,武汉、重庆等地已经成为中国乃至全球近年来城市化速度最快、未来十年城市扩张能力最强的地区之一。更为长远的是,员工不必背井离乡,这些城市是富士康员工“户籍地”。因此,与其说富士康大逃亡,不如说是一次以人力资本为导向的“寻根之旅”、“回家之旅”。

  转移易、转型难。“富士康难题”也是中国制造的世纪困境。进军西部,不是单纯的拷贝,更不能淘完金赚一票就走,而是要真正地深耕西部,以人为本,记着,你们是抄底人才,瞄着产业升级来的。

  穿新鞋走老路,今天的困境就是明天的写照。为转移而转移,只是拆了东墙补西墙,总有一天捉襟见肘,为转型而转移,才是目光深远的发展之策。产业转移,东部和西部都需要大的胸襟。

支持楼主

楼主说的有道理,感谢楼主,支持楼主~(北京SEO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