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马光远:民间资本打破垄断格局

国务院近日发布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6大领域,包括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市政公用事业和政策性住房建设、社会事业、金融服务、商贸流通、国防科技工业等,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第一次提出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石油、电信等垄断行业,明确提出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等等。
  石油、电信等垄断行业一直因服务落后和价格高而为人们所诟病,这次民营资本进入垄断行业将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哪些变化?下面让我们连线经济观察员马光远先生。
  主持人:这次出台的国务院指导意见让您印象最深的哪些内容?
  马光远:鼓励民间投资新36条是对2005年“非公经济36条”的延续和细化。我觉得最大的亮点有两个。第一个是明确界定了政府投资的范围和国有资本未来投资的方向,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应该说这是一个货币的两个方面,把政府
  投资的范围界定、把国有资本投资的领域界定以后,意味着在其他的方面民间资本都可以进入。第二个是在民间投资的领域方面做了一些很细化的规定,每一个领域,包括基础设置领域、包括参与国企改造领域、包括一些垄断领域都做了明确规定,这一点比当年“非公经济36条”要细化、要明确。第三个非常重要的,我们看到对民间投资未来发展的推力方面,比如技术改造方面做了一些规定,规定民间投资可以参与国家科研课题等领域,我觉得这一点将对整个民间资本的产业提升和未来发展都有很重要的意义。还有一点我们看到,最近我们在搞战略性产业的规划,这一次特别提出,民间资本可以参与到我们的新兴战略产业里面去。从亮点来看,每一条我们去解读去细化都是亮点,关键还是怎么样把亮点落实到真正的实处中去。
  主持人:这次国务院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石油、电信、金融等领域,那么这次民间资本的进入,能否打破形成已久的垄断?
  马光远:我们看到,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石油、电信、金融等领域的表述中,垄断领域就开放本身的步伐来讲还是持有一些保留的态度,比如说在油气、电信、金融这些领域,民间资本只能以参股的方式参与。参股的方式意味着要打破垄断格局的不能有太高的期待。
  所以未来在这些垄断领域,当然我们希望民间资本更能发挥作用,能够打破垄断,能够在关键的垄断领域对促进改革有很大的提升作用。如果说仅仅限于参股的话,参股比例能到多少,或者在什么领域内以什么样的方式参与,或者给民间资本进入这些垄断领域给一个时间表、给一个真正的通道,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看到,比如在成品油的零售领域,民间资本进入了,但是由于它处的位置非常小,要打破垄断还是非常难的。但是这一步已经非常重要,关键是出台一个细化的细则,让民间资本能够真正的发挥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那么虽然是参股,但是就能够起到打破垄断的作用。
  主持人:2005年中央曾出台《国鼓励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但几年过去了,似乎并未达到理想的效果。这次国务院在意见中特意强调了不得单对民间资本设置附加条件。你觉得如果这次“松绑”民间资本想要达到预定效果,还需要排除哪些阻碍?
  马光远:最大的障碍是观念上的障碍。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对民间资本的认识、对民营经济的认识不断在深入、不断在进步。但是近几年,对民间资本如何发挥作用、跟国有资本之间究竟处于什么样的关系,我觉得认识上有些模糊。未来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调结构、促改革的重大任务,面临着发展模式的转型,没有民间资本的参与是不可想象的。所以我觉得从认识上讲,民间资本的进入不仅是一个保增长的问题,不仅是一个就目前经济结构进行调整问题,最关键的是为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奠定一个什么样的基础的问题。
  在具体的落实方面,我一直呼吁成立一个中外盟的促进民间投资的机构来打破各种利益格局,让民间资本有一个很好的制度环境。从这个来讲,观念上的障碍消除以后,具体的细则,这36条肯定每一条都要制定细则。在制定细则的时候,能够更进一步的细化,具有操作性的话,那么未来民间投资的整个环境会有一个更好的改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