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卞洪登:一次腐败性采购引起的世界钢铁大混战

让一个市场两头在外,手中无铁,心中发慌的宝钢,垄断中国五年对外谈判权并且连续五年败北谈输了无人受过。而手中有铁的鞍钢、本钢、唐钢、首钢和攀钢等,尽管底气十足,却不能参与对外抗衡与谈判。只能年年靠边站,眼睁睁看着铁矿石年年涨价,任人宰割。最后,由宝钢谈判留给中国钢铁的出路是:

2008年度进口铁矿长期协议价的澳大利亚粉矿上涨79.88%,块矿上涨96.5%;巴西南部粉矿上涨65%,北部粉矿上涨71%,由此推高了中国和全球钢材价格暴涨,并且埋下了钢材价格暴跌的危机。

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严重冲击实体经济,我国外贸出口大幅下降,2008年11、12两个月已出现负增长。由于我国直接和间接出口钢铁产品折合粗钢已占到我国钢产量的23%左右,出口形势剧变使我国钢铁市场需求出现大幅下降。

2008年据我的博士班同窗好友张福印博士介绍:在我国生铁产量比上年减少74.49万吨,下降0.16%,自产原矿增长20.74%的情况下,进口铁矿石却比上年增加6056.41万吨,增长15.81%。显然2008年我国铁矿石进口量大大超过实际需求,这不仅抬高了进口价格,又使企业背上了高价原料高库存的沉重成本负担。超量进口的铁矿石造成大量的库存积压,2008年末港口库存约9000万吨,企业存量3000万吨以上,这些超量进口的铁矿石,绝大部分是高价矿,在2008年下半年海运费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全年我国进口铁矿石平均到岸价136.20美元/吨,比上年增加47.99美元/吨,增长54.39%,进口多支付212.9112亿美元,按人民币平均汇率6.9元计算,折合增加成本1469.08亿元。高价铁矿石不仅增加了钢铁企业的成本压力,同时也限制了下游用户的发展。

其中,直接出现的一个过山车现象就是2008年上半年全国粗钢产量26319.48万吨,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9.61%。其中一季度受冰雪灾害影响,二季度产量逐月上升达到年产5.5亿吨水平,6月份平均日产粗钢156.48万吨,相当于年产粗钢5.71亿吨水平。从7月份开始钢铁生产增速大幅回落,8月份开始粗钢表观消费量进入负增长,9月份开始粗钢月产量进入负增长,9-12月份同比分别为-9.08%、-16.97%、-12.38%和-10.52%,降幅最大的10月份,粗钢产量仅相当于年产粗钢4.23亿吨水平,与6月份相比,日产水平减产幅度达25.9%。这种由钢材价格由暴涨转为暴跌,全行业出现亏损的现象导致了2008年上半年国内钢材价格逐月上升,6月末达到最高点,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上涨到161.47点,比年初的125.12点,上涨36.35点,涨幅29.05%。到了下半年的钢材价格逐步全面下跌,特别是10月份降价势头更猛,跌幅大、范围广,11月末国内市场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下跌至102.3点,比最高点的6月末下跌59.17点,跌幅36.64%,比上年同期的118.99点下跌14.03%。

钢材价格暴跌使钢铁企业由盈利转为当月亏损, 6月份实现利润为178.30亿元,到9月份实现利润仅为32.21亿元,10月份亏损58.35亿元,11月份亏损127.80亿元,12月份价格尽管略有回升,但仍然没能扭转企业亏损的态势,当月亏损291.22亿元,共有亏损企业44户,亏损面61.97%。2008年全钢铁行业流失的金额高达2000亿美元之多。

现在,由宝钢五连败留下的后遗症,已经给世界钢铁行业制造了打混战的条件。即使是中钢协接过宝钢的铁矿谈判也不会谈出什么好的结果来。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要在中国市场上迅速布防一道制裁澳大利亚铁矿砂高价流入市场的准入令。以其市场垄断来反击铁霸的价格垄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