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暗访收药黑幕:流回药店诊所 过期销农村

  近来,多位读者反映,经常有药贩子到各小区专门找老年人收药,不管药品是否过期,甚至连拆封未用完的药品都回收。而大庆市各大医院、药店、公交车站等人群较密集的地方,“高价收药”的小广告更是贴的到处都是。

  私人收药是否违法?回收药品的质量谁来监管?过期药品又将销往何处?药品作为特殊商品直接关系到服用者的生命安全,过期药比阜阳劣质奶粉的危害性更直接更严重。

  那为何药贩子回收药品现象竟会如此猖獗?对此,本报记者进行了多天暗访。

  到处可见“高价收药”

  记者走访时发现,在大庆市各大医院和药店附近的电线杆上,到处张贴着“高价收药”的小广告。在公交车站、火车站、大型商场等人群较密集的地方,为了引起更多路人注意,药贩子除了在电线杆、墙壁上张贴广告外,还在人行道上密集地张贴收药广告。

  在让胡路区龙南医院正门公交站牌处,几平方米的人行道上,就贴了上百张“高价收药”的小广告。

  环卫工人表示,他们每天都在清理这种小广告。

  这种小广告背面带胶,可以直接贴到建筑物上,清理起来比较困难。往往是今天刚清理完,第二天又被人重新贴上,他们对此是深恶痛绝。

  按小广告上留的电话的不同来区分,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活跃在大庆市的“高价收药”的药贩子非常多。其中多数都使用小灵通,少部分留有手机号码。

  在某医院采访时,保洁人员告诉记者,因为每天到医院就诊的患者较多,一些药贩子趁医务人员不注意,就钻到厕所张贴“高价收药”的广告,有的药贩子直接将收药的电话用水彩笔写在厕所的门上或者墙壁上,清理起来特别难。

  医院的工作人员也坦言,经常有一些人拎着包在医院门诊大厅里来回转悠,这些人既不看病,也不是陪同患者看病,是专门向开完药品的患者买药的。甚至有人跑到住院部,挨个病房询问病人是否有药品出售。

  4日,记者在油田总医院采访时,正在排队购买药品的孙女士也表示,在医院开药,然后低价卖给药贩子,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这些人多数都是划卡购药,这么做主要是想“套现”。

  记者亲历卖药过程

  2月4日下午,记者拨通了几个广告上留下的电话,对方一听询问卖药的事,多数都说打错了,只有少数人询问记者手中药品的名称。

  “我家有一些止痛、感冒药,能收吗?”“收,只要是药就收。但这些药不太好出手,收购价也不太高。”“我还有一些快过期的药,你能收吗?”“过期药暂时不收,价格太低,现在没有人要,我们收了也只能压在手里。”

  5日上午,记者谎称手里有大量的药品等着出售,一名姓王的男子得知后,很快答应与记者见面,并约好在让胡路区乘风庄商场门前看样品。

  13时许,记者带着一些感冒药、止痛药,还有一些拆封未吃完的药品,如约来到乘风庄商场门前。

  王某身穿蓝色羽绒服,30岁左右。看过记者带来的药品后男子说:“你这些药都不好出手,没什么赚头。没过期的每盒药2元,过期的按数量的多少给钱。”

  记者以价格太低为由拒绝交易,正要转身离开时。王某追了上来说:“你这些药现在卖还能卖点儿钱,如果过期了,就一分钱都不值了。”

  记者表示,自己最少有三大纸箱的药品,而且还有大量的针剂。对方表示,自己也做不了主,需要跟老板商量。打完电话后,男子说:“你这个情况比较特殊,我每盒药再给你加1元钱,针剂类的药价格还能相对高一点儿。如果你不方便,你可以告诉我地址,我上门去收。”

  记者又试着拨通了另外几个收药的电话,对方均表示,生产日期是2008年年底或者是2009年的,距过期在8个月左右的,按售价的50%到60%收;距过期5个月以内的,按售价的30%收;过期药品和拆封药一般都是估堆,按数量多少象征性给钱。

  但对于市场上热销的药品,例如治疗心脏病、糖尿病的药品,如果没过期,最高可以按售价的70%收,过期的每盒也能卖三四元钱。

  当记者表示想约地点见面时,很多药贩子直接拒绝,少数愿意见面的药贩子也都是过后打来电话,然后再约定见面地点。

  药品直接卖给药店诊所

  得知药贩子的喜好后,7日14时许,记者来到药店购买了200多元治疗糖尿病和高血压的药品,与一名自称姓袁的男子相约在萨尔图会战大街金田商场门前见面。

  袁某20多岁,身穿黑色帽服。看过药品后,男子表示,这几种药品确实是市场上热销的药品,但其中两个治疗高血压的药品生产日期是2007年,收购价格不会太高。

  袁某拨打电话,向对方逐一说了记者手中拿着的药品名称。挂断电话后,袁某称,这几种药品需要他回去询问买主和市场价后再定。

  当记者询问收购的药品如何处理时,袁某笑着说:“我姐家在乙烯开了一家药店。我收这些药也是往外推,药店不好卖的药,我也不敢收,有些药收完只能压在手里。”

  和记者互留了电话后,袁某与一名身穿米色衣服的女子一起向公交车站走去。这过程中,袁某又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转到商场后面的一个楼区。

  一名50多岁的老太太拿着一塑料袋药品站在楼区里,袁某上前仔细查看了药品的名称和药品的生产日期,然后和老太太耳语了几句。袁某离开后,记者来到该小区对几位居民进行了采访。

  今年55岁的李某说,经常有人到小区里收药,像胰岛素、安康欣、贺普丁等药的价格相对高一点,感冒药和消炎药的价格比较低。

  刚购物回来的王阿姨说:“过期药,拆封没吃完的,他们都收,也不知道他们做什么用。谁家都有挺多过期药,尤其是像我们这样家里有老人的,各种药和针剂也特别多,吃不完就剩下了。反正放在家里也没用,还不如卖给他们,换零花钱。”

  过期药外运销往农村

  当日,记者以同样的方法联系了多名药贩子。在与一名姓孙的药贩子见面后,孙某当即表示,记者所持的药品他会以售价的60%收购,并表示有多少要多少。

  在取得孙某的信任后,记者询问他收购药品的用途时,孙某说:“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些药我们不可能赔本收,没过期的药多数都是直接推给中小型药店,或者周边的小诊所。尤其是那些没有手续的诊所,为降低进药成本,这些诊所通常喜欢和我们接触。我们一般不愿意收过期药,一个是利润小,另外风险大,一旦被抓到,是要判刑的。这些过期药品一般都是收购后,集中外运,然后经过二次加工,销往农村。”(http://manage.bossline.com/

  针对此事,一位从医多年的医生坦言,药品回收确实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因为药品的存放条件比较特殊,一般民宅不具备储存条件。最担心的就是收购过期药品,然后销售到农村等地,服用者使用过期药品后极容易产生不良反应,甚至因此丧命。

  据了解,药品回收,制假卖假是严重的违法行为,直接危及到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希望相关部门能加大监督力度,彻底阻断药品回收,尤其是过期药品二次流入市场。同时提醒广大市民,不要贪小利而将自己不用的或过期的药品卖给那些药贩子,以免害人害己。

企业管理中的情感距离与管理矛盾

揭航空意外险黑幕:保险只是空头支票

家族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董事会与公司治理

全国最大3C电子商务网站京东商城的发家史

马化腾:未来不会有纯粹的互联网企业

自主车企多品牌战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支付升级 电子商务催生新的货币动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