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天命之年的李途纯何以陷牢狱之灾

20年前,他30岁,辞掉了干了十年的国企,就凭一腔创业的热情,还有一张去深圳的车票以及兜里仅剩的300元钱。

  3年后,他从银行贷款10万元,印了一批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的挂历,由此掘到人生第一桶金。

  此后,他用卖挂历挣来的一两百万元四处投资,做花花公子代理,开书店、酒店、录像厅。

  再3年后,他在湖南株洲建立了太子牛奶厂,也即现今湖南太子奶集团的前身。此后的故事,正如国内的很多创业神话一样,他犹如神鸟,一路扶摇直上。

  1997年,他在央视黄金广告时段投下8888万,夺得日用消费品标王,尽管此时的太子奶资产总额还没有竞标价格高,甚至有半年多没有发出过工资,就连其去央视竞标的20万元入场券也是借钱买的。然而,8亿元的订单却最终被他收入麾下。

10年后,太子奶集团引进英联、摩根士丹利、高盛等风险投资7300万美元,并签了一份对赌协议:在注资后的前3年,如果太子奶集团业绩增长超过50%,就可调整(降低)对方股权;否则,太子奶集团董事长李途纯将会失去控股权。

  这是他的巅峰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如太子奶十周年庆典时,那场耗资200万的烟火表演,璀璨而又华美。

  他乐于放猛言猛语,乐于炫耀自己身上的异事。他将企业中长期奋斗目标的设想写成《千年构想》,曾将造就“100个以上100万富翁,20个以上500万富翁,10个以上1000万富翁,5个以上亿万富翁”作为企业奋斗目标;他不反对员工传播一些附着于他身上的异事,这样有“天生我才”、“异于常人”的催眠效应,其中一个故事版本是,他母亲在他出生的前一刻,看见一座佛像忽然降落在她的床前。

  然而,绚烂之后则是常人难以预料地陨落。

  2008年,高速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以及盈利下滑,他失去了对太子奶的控股权。

  2009年初,太子奶的核心资产由株洲市政府全资控股的高科奶业通过租赁经营形式托管,他虽名义上拥有太子奶集团61.6%股份,但已全部抵押给高科奶业。

  此后,太子奶集团仍然经营不善,负债累累。2010年4月,集团相关债务数据公开:经审计,太子奶集团实际资产50.9亿元(其中商标无形资产20亿元,房产土地30.9亿元),负债21亿元(其中银行10亿元,其他债务11亿元),完全属于良性负债范围。

  尽管他已让出太子奶权杖,但却一直反对外资恶意收购太子奶,也反对任何人任何机构以破产方式处理债务。
在此期间,最“掷地有声”的一段话莫过于他的还债承诺:即日起,李途纯本人及太子奶集团对公司21亿元债务终身负责。

  然而,仅仅3个月后,株洲中院依法裁定太子奶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他则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业界分析人士认为:“非法募资”是欲加之罪的说辞,关键原因是李途纯最近的做法已经释放出明确信号——直接与托管太子奶核心资产的株洲当地政府相对立。

  对于高科奶业及株洲市当地政府来说,破产重整是新战略投资者得以进入太子奶的快速通道。他们需要李途纯做的,就是支持太子奶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而非其他。因为,李途纯目前还是太子奶的法人。

  如今,他会选择放弃太子奶,换回自由吗?

  一个月前,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太子奶转给英联、摩根、高盛三家后,一心想做个平民度过一生,并不想重回太子奶。但太子奶毕竟是自己一手创办的,他不愿意看到它“死去”。

  “假如,当初不要他们的投资,我自己做下去;假如,当初英联摩根卖给雀巢,太子奶也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所以,我认为自己在重大问题的处理上,在风口浪尖时,没有把握好,还是过于自信。”他如此反思着太子奶的危局。

  据说佛教是世界所有宗教中对现实苦难最为敏感的,其所蕴含的对现实社会和人生的超越,最初就是由苦而体察到人生和社会的本相。而孔子又曰:五十而知天命。

  他信佛,如今又已经年过半百,能否参悟自己的天命呢?
认识自己,认识世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