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战略与商业模式重构

汪俊宏—企业战略与商业模式重构
时间:2010年5月28日上午
地点:东方粤海大酒店
速录:加速度速记(www.hnjsd.com
   
主持人:查明军
    尊敬的汪俊宏先生、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我是经济视点报的查明军,很高兴能够有机会主持果岭山水中原财经百年讲堂,首先请允许我代表本次活动的主办方经济视点报,联合主办方郑州黄河大观有限公司,承办方河南经视传媒有限公司,对各位领导、各位来宾的光临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为了更好地协助本土企业、企业家稳健成长,构筑中原高端人群学习交流的最佳平台,2010年河南经视传媒有限公司全新策划,依托中原首席财经新闻纸经济视点报策划推出了以财经、人文为主题的大型高端论坛中原财经百年讲堂,中原财经百年讲堂依托区域财经周报经济视点报作为媒介,以讲堂的方式整合国内一流的专家资源,为客户创造价值,协助本土企业稳健成长。
    本次中原财经百年讲堂得到了郑州黄河大观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同时还得到了河南九鑫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支持,在此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本期中原财经百年讲堂的主题是企业战略与商业模式重构,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世界级公司治理与战略专家汪俊宏教授。接下来请允许我郑重地向大家介绍一下汪教授。
    汪俊宏,世界级公司治理战略专家,是第一个具备国际化财务和投行经验的华人战略专家;曾长期担任美国美林集团高级战略与投资顾问,曾任美HPO高绩效集团亚太总裁,是国内唯一同时具备战略/营销咨询经验和世界级金融财务经验的华人专家。曾经为国内的希望集团、TCL电脑、新华联、中国网通、华融资产等上百家企业做过管理咨询。
    接下来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请出汪俊宏教授,有请!
   
    汪俊宏教授:各位企业家大家早安!很久没有到河南来了,这次来感觉又进步了很多,每一次过来感受都比较大。上一次过来是因为惠济区有一个规划,我回来看了一下,这次回来我发现整个建设还是进步了很多。
    最近国内风起云涌,全世界跟中国产生了很大的互动,变化非常地大。在谈今天这个主题企业战略与商业模式重构之前,大家可以看到我的手指断了,我们就从这个断手指谈起中国的变革。前不久我在北京不小心跌倒了,也是因为道路不平,一跌倒撞到墙壁然后手指就被打断了,打断之后我就很紧张,北京的朋友们赶快把我送到北京最有名的医院,然后找到医院里面最好的大夫,名字我在这里就不讲了。然后就去照X光片,然后看到有两个角度,一个直立的,一个侧弯的,这位医生果然厉害,他一看就告诉我,汪教授你这个手是怎么、怎么断的,讲得栩栩如生,看到X光片就可以复原我当时跌倒的状况。然后我说请问怎么治疗?他说只有两个方法,第一个方法是什么呢?要开刀,从这里割到这里,然后用一根棒子把断的骨扶正,然后打钢板,打完之后再缝合,缝合完之后等到八个月再开刀打开,把钢板拿出来再缝合。那这要多少钱呢?他说首先要先住院,再做化验,看看手有没有问题,然后再选择钢板,钢板有很多种,有一种是钛金的还是什么的。我问他大概需要多少费用?大家猜一下这个费用是多少?要五到十万,要先住院然后做化验,再做全身体检,我说断了一个手怎么还要做全身体检?我就很奇怪。然后我说第二个方案呢?他说第二个方案就是不管它,为什么呢?因为断得也不是很厉害,以后可能骨头的位置就在这里,功能也可能没有像正常的手一样,反正说不理它也可以。然后我心想要么是大工程,要么是小工程,我说有没有第三种方案?他说没有。我说你这样试试看,帮我把它推进去,然后把它固定一下看看,照我的判断这并不难。最后这个医生碍于我朋友的面子,不得已就按照第三种方案把它推了进去,然后就去打石膏。打石膏的时候他就问我,请问汪教授,你要打一般的石膏还是好一点的?我说当然好一点的了,然后我这个就是好一点的了。他就带我出去到医院的合作单位,这就要500块钱,如果打石膏呢?可能只要几十块,这是我们中国的形式。结果打完石膏回来一照X光片我就昏倒了,不但没有把骨头挤进去,反而裂得更厉害了,手法完全错误。然后我就想到我有个朋友是台湾的一个同胞,他们家是世代治疗骨科的,他刚好在南京,他又是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医学博士。然后我就打电话给他,我说老黎啊,可不可以帮我个忙,我的手指断了,已经照了X光片,你帮我看一下,他说没有问题啊,然后我就立刻飞到南京去找他。人家把那个X光片拿起来一看竟然发现了三个问题,是那两个全国最有名的医师没有看到的,第一个是我的手指不只是断了,小骨都已经裂了,然后给我打的这个东西可以拆下来,而且遇热可以弯,如果这是弯的话裂口就变大了。所以那个医生的手法完全错误,他这样一弄弯就把裂口放大了,第三个他发现我的腕关节脱臼了。然后他怎么做呢?他把这个指头往上一拉一推就进去了,就这样OK了,然后他用的道具是什么呢?用两根冰淇淋的冰棒把它定住了,第二天我去照X光片已经完全复位了,然后把这个套子用热水一烫弄成我手的形状。
    我后来想一想,西医固然是很好,当然如果没有那个X光片,没有西医的检验方法,这个黎博士看得出我哪里裂吗?所以西医的检验方法很好,但是中医的手法好不好?好!一下子就把问题解决掉了,而西医是一定要开刀的,而且要打钢板。所以各位,即使他可以看出来你是怎么跌倒的,把原因讲明白,可是有没有好的解决方案?没有,往往是要开刀,要做大手术,要搞得天翻地覆,结果后来还是治不好。可是如果用我们本土化的方法,有些是很好的,所以中西医结合这个就给我很大的启示。然后我跟黎博士讲,我说老黎啊,你从台湾地区来中国三年了,你赚到多少钱?他给我讲他赚大概只有五十万,然后我就跟老黎讲了个道理,人家有痛才会来找你,你一次性就治好了,所以你就赚不到钱。我治这个花了多少钱?只要三百块,所以我说你赚不到钱,你赚的是苦钱,做生意是别人不痛也来找你。所以你会的是什么?你会的是顶尖技术,但是没有产业化。任何东西都要量产,如果没有做到量产是做不到规模的,什么是业呢?就是商业化,任何东西都要商业化,卖不掉之后就会作为库存。我跟黎博士讲,你只知道高端技术,然后不断地研发技术,但是你有没有想到应用,技术的价值在于应用。
    而且他那一天帮我看手的时候,看到我的身体对我说,“汪教授,你的身体已经侧弯了,而且因为你长期弯掉已经形成旋转了”。所以他要求我躺下来,顺便帮我做一下复健,然后他请他的学生帮我做放松的工作。结果他的徒弟帮我做完之后,黎博士又问我,“汪教授,你觉得我的徒弟抓得怎么样?”我说,“你是要听实话还是听假话?”他说,“当然是听实话。”我说,“他穴位都已经抓到了,但是力度不到位。”真正的专家帮你按的时候很客气地问你,如果我太用力或者太轻你跟我讲,可是专家按的时候是你可以承受的力度,而他的徒弟要么太重要么太轻,搞得人很不舒服。第二个方面我跟他讲,在按摩的时候我发现他所有地方不但力度不对,而且所有的力度还都一样,因为我们有某些部位是最疲劳的,所以在这些部位你的力度要重一点,但是他不知轻重,所有的地方力度都一样。然后我说做这个按摩行业最重要的是让人家躺在那里很舒服,但是你的徒弟有很重的狐臭,他一接近我,我就不敢呼吸,所以没有办法把按摩做到消费性。这三大问题就说明要栽培一个好的技师不容易,我说你跟我合作,既然你帮我的手治好了,我就帮你发财。第一件事情很简单,各位想不想听?我说你很快两年之内就赚到500万,但是你要先做一个事情,你帮我研发一个产品,各位有没有去按摩过脚?你们按摩过之后有没有觉得有些师傅按得特别好,有些师傅按得不好,所以你每次去按的时候都去叫那个按得好的,但是你没有能力把抓得不好的变成抓得好的师傅,我跟他讲,你是有能力把一个不好的技师变成好的技师。所以我们要研究消费心理,真正的商业规划是你不用去强调疗效,你只要摆两行字,第一行字“台湾四代相传中医”,第二行字“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所以我说你要把别人的高标变成你的低标,你要体验出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训练出高手,能够把消费性做好,然后附带你的技术,你的特殊技术变成你的独特点,别人模仿不了,剩下来的商业模式我帮你做,只要你把产品研发出来。
    为什么讲这个事情呢?各位不要小看这个手指,一个手指的小小事件引发出来这样一个事情。没有夕阳的产业,只有夕阳的战略思维,战略就是一种思维的高度,一种打仗的方法,当时毛泽东和蒋介石打仗的思维不一样,就决定了结果的不同。所以在最差的时候也有最好的企业,代表一个企业不应该依赖时机,在时机不好也有好的战略,在时机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战略。
    说到这里我要跟各位讲,我个人不是大学教授,我是来自于投资银行业,我今年已经四十六岁了,快奔五十了。我原来在美林证券上班,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在投行这么长时间我发现投资银行确实很贪婪,所以我在十年前离开投资银行业,进入风险投资业。这么多年我走了这么多国家,每个国家都会经过经济循环,中国也不例外,中国现在进入到一个高度循环的经济时代。所以我们一定要了解,我们现在的战略是非常重要的,对我们来讲战略和商业模式是成败的最大基础。所以各位不要看河南在全国相对落后,可是最坏是最好的,最好的就是最坏的,我们一定要形成自己的商业模式,在全国走出自己的战略,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在来之前刚好到南昌,我问大家道教的发源地在哪里?龙虎山,我就到龙虎山去了。我发现那个地方真好,龙虎山确实很有道家的味道,可是那里一年的平均旅客量才60万到80万。然后一个开发商就找我过去,我看完之后对他说你发了,稍候我再跟各位讲我怎么给他定的战略,他一听完之后整个眼睛一亮,果然已经不局限在龙虎山。
    我们再回到这个案例,我去年在北京参加美林证券在北京的一个论坛,那时候克林顿、奥巴马的经济顾问都来参加了。我参加这个会议里面当时所有的学者都在谈一个问题,围绕一个核心,就是世界本来是一个不平衡,什么叫不平衡呢?各位想想看,美国人是很不一样的,美国人很喜欢买东西,很重享受,所以美国人会花未来的钱,所以他会举债来享受现在。所以美国的储蓄率是负的,长期是不储蓄的,而且是借未来的钱现在花,结果各位知不知道?美国人跟谁借钱?谁是它最大的债权国?中国,还跟日本人借钱,借来之后拿来消费又跟中国买产品。所以它跟中国人借钱,我们赚它的利息,然后又买中国货,所以是很不平衡。这种情况之下造成非常大的不平衡,所以中国人赚尽了各国人的钱是不平衡。美国有三分之二的经济是消费拉动的,所以美国人很愿意借钱给消费者去拉动经济,可是去年年底我们在开会的时候发现一个现象,刚才我跟大家讲了美国的储蓄率是负的,可是去年5月公布了一个数字,美国的储蓄率从负的变成正的6.9%,这代表在金融风暴期间美国人开始思考一个问题,经济产生危机,所以他们也开始储蓄了,这一储蓄带来什么问题呢?消费会不会减少?所以如此一来发现中国的外销一定会出现困难。各位再想想看,现在不仅美国的金融情况不好,欧洲的麻烦也比较大,所以这种动荡代表以后的欧洲和美国两个最大的消费国家,它的消费必然会减少,所以代表中国的外销必然会越来越困难,而且这是中长期的,不是短期的现象。所以带来我们的外销越来越难的情况下,就需要重新平衡,这是什么概念呢?去年奥巴马到中国来走之前发表了一些声明,有一点就是他回到美国之后要继续拉动储蓄率,如果国内的储蓄率高美国的稳定就有很大的作用。而中国这些年一直要拉动内需,如果外销不行了就要靠内需,所以全世界进入一个重新平衡的境界,从过去的失衡进入一个重新平衡。所以全世界的经济增长模式产生巨大变化,从过去由发达国家拉动世界经济的增长,转变到以中国跟印度为首的世界经济拉动模式,这是最大的转变。所以各位看我们的贸易开始出现逆差,进口变得比出口多了。
汪俊宏
汪俊宏教授助理的联系方式:010-51662184  13810087812
汪俊宏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不能掉以轻心,(PPT放映)我们看一下,在金融风暴发生期间,我们的两位领导人手握着手,我们共同努力吧,来度过经济危机。(PPT放映)你看去年奥巴马跟胡主席握着手说,我们共同来度过金融危机吧,这是很好的征兆。可是看下一张图,当他们把手松开之后变成这个样子,各有所思,奥巴马回去之后立刻就制造贸易摩擦。所以唯有我们自己可以救自己,你要靠别人救你会很难很难。所以现在我要跟各位讲,世界经济都产生变化了,增长模式都转变了,我们国家能不转变吗?国家都变了你的产业能不变吗?产业都变了各位的企业还能不变吗?如果还照过去的模式去经营企业很容易遭到淘汰。所以如果企业走出自己的商业模式,我们就要打破思维的僵化,我们一直以为大环境的增长会拉动经济的增长,我告诉各位,这种大环境、宏观环境拉动企业的增长环境可能不复存在了,所以你要打破一个思维,不是经济在增长你就会增长,现在是互有涨跌,产业不能建立在大环境产业发展的基础之上,现在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现在许多的产业竞争模式都在改变,所以你不能停留在过去。
    所以很多产业都要回归原点,怎么回归原点呢?我们先看一下全球的商业,世界最著名的品牌像阿玛尼、LV、香奈儿现在都在大幅下跌,反而是二线品牌H&M、UNIQLO、ZARA在大幅上升。所以金融危机打乱了原来的游戏规则,经济的剧变必然会影响世人的价值观,进而影响消费习惯和模式,因此竞争模式就被打乱了,竞争的基础回归原点,原来那些招可能都没用了,这就是为什么乱世能出英雄。因为终端改变了,消费模式就改变了,所以原来的那些招都没有用,所以乱世才出英雄。很多企业都出现了原点,我们不要去管那些所谓的领导者,重要的是消费者,所以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跟各位讲,中国未来三到五年之内,会出现很多新的商业领袖,我走了这么多国家,看了那么多国家的经济,都是在经济危机中产生的。问题是你如果成为新的商业领袖,如果利用这次金融危机,利用这次国家的经济转变形态变成商业领袖了,这里有几句话跟各位讲,我们要去改变一些思维模式,我们要以客户为导向的商业模式设计,因为所有的机会对于所有人都是均等的,那么如何抓住机会建立自己的竞争力,进而成为行业新的英雄领袖呢?所以我们要怎么做呢?在洞察机会和变化的同时,要形成分析决策能力,我们必须有一套仿真模型,在问题点和机会库里通过系统的方法和工具来规划出新的商业模式。
    所以今天我要稍微跟各位谈一谈我们怎么去操作,(PPT放映)我们企业能够坐在这里都代表很有成就的企业和企业家,别人如果看到你成功的外表,但是企业发展到现在,过去有没有走过很多弯路?是一帆风顺还是有很多弯路?别人看到你的成就,看到你爬到山上来,其实峰回路转不容易啊,我们现在爬到半山腰,上山不容易,下山更困难,到了半山腰,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所以各位企业家要结束你们的事业能吗?容易吗?那么多的员工靠着你,那么多的情感在里面,你能结束吗?不能!我们也是辛辛苦苦爬到这里的,但是爬到半山腰,往上看前途茫茫,往下看更加凶险,这个时候怎么办?这时候我们就要注意了,在这个时间里面往往企业的生死存亡在一线之间。中国现在已经进入到一个非常敏感的时代,做得好就可能实现超常规的利润增长,做不好就可能会死亡,我们怎么做转进呢?这里面要做两个动作,一个是行动可以等,但是思维不能等!我们做到这里来了,你看走到这边来了其实是不容易的,可是因为未来的道路很凶险,这时候你就必须要战略地去做一些事情。
    所以今天我们有三大主题要跟各位分享,我每次到一个地方去演讲,我都跟当地的企业家讲,我认为可能我们这辈子只有这一次见面,我们一生只有这一天的缘分,所以今天我们坐在一起好搞研讨一下,对我来讲我会用心地去讲,各位也要用心地去听,我们给自己一个鼓励!
    今天有三大主题,一个主题是变化,我们要把这个变化讲明白,这个变化你看不明白就很难去制定未来的发展方向。我刚才讲世界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从过去发达国家到现在发展中国家变成老大。第二个是限制,到底是什么限制了我们的发展?第三个是重构,我们怎么样重构我们的战略?重构我们的商业赢利模式?
汪俊宏
我们先来谈变化。我刚才讲到世界的变化是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世界的消费者也转变了,但是中国也跟着变。中国有三大转变,第一个转变就是在客户的变化上,低消费人群减少、中高端消费者增加,消费者变得更加成熟和理性;这导致“从客户源头出发”的国际企业营销优势更易发挥,中国企业战术性营销受阻。第二个转变在成本结构上,中国企业面临劳动力、能源、原材料、土地、环保等成本增加;而外资企业生产本地化或到成本更低的其他国家生产,导致中国企业低成本优势逐步消失。第三个转变在竞争模式上,国际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如洪水猛兽冲击国内市场,入世后的竞争真正显现;而外贸出口面临人民币汇率升值、出口退税减少、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等影响。所以引出的一些核心问题是什么?一个是战术性的营销策划和传统性成本控制已经没有突破空间,中国企业开始进入盈亏变化的临界点,死亡还是超常规增长可能只有一线之差。所以维持现状往往都是死亡,如果你能重新做战略重构和商业模式重构往往就进入到超常规增长。所以未来的出路在哪里?企业必须建立战略总部,摆脱游击打法;通过全球和中国宏观环境与产业趋势的掌握,进行集团性的整体商业盈利模式,同时实现“客户价值、内部成本、竞争模式”的突破,才能实现企业的超常规利润增长。
    然后我要问各位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些企业能够不断平稳度过经济危机,成为百年企业?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有些非常成功的企业却在经济危机中轰然倒地?第三个问题,如何理解经济危机是企业重构商业模式的最佳时机?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利用这个机会成为战略模式的一个契机呢?第一个就是变则生不变则亡,以前的成功不是未来的成功,延续昨日的解决方案往往变成今天的经营困境。只有不断重构商业模式的企业,才能一次又一次抵御外部环境的冲击,成为伟大的公司。如果你活得很滋润,往往就是危机的开始。上次我到镇江去,那里有一个企业是国家三大投资平台之一,那个投资平台的老总牛得不得了,因为去年经过他经受的流水大概有五百多亿。我当时就给他预警,我说国家要出台一些政策打压房地产市场,你现在做得好不代表未来做得,他说怎么可能啊,政府给我这么多土地让我搞建设,我有用不完的钱,我说你错了,四大国有银行现在的流动资金都非常紧,你要小心。最近打电话给我,说教授你讲得真准,我现在很困难,现在很多工程在建设没资金了,所以过去的增长模式不代表未来的增长模式。所以各位要知道,经济越变动,越得修外功,有很多企业都是在修内功,修到后来你发现机会来了,你反而抓不住。经济危机的本质是什么?是乱世才能出英雄,它的方法就是四个字“不破不立”,消费模式都改变了你还不变?那你一定完蛋了。中国有一家企业叫乐凯,乐凯做什么的?胶卷。我到乐凯去的时候很有意思,因为我去了四次,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就很奇怪,当时乐凯在购买一个技术叫显影技术,跟谁买?要跟对手柯达买。
    我请问各位,我们现场还有用胶卷照相的请举手?(无人举手)用数码相机照相的请举手?(大部分举手)。后来我问了一下才知道,他们的领导班子都是搞技术出身,最初的时候有一个最顶级的显影技术他们一直无法突破,所以现在还想买来看看,后来很多人劝他们尽量好好考虑一下,结果最后就没有买。所以各位要理解,世界都变了你怎么能不变?你要变就要打破过去的增长模式,不破就不立。所以任何一次经济危机的本质就是经济发展模式改良的必然过程,企业增长停滞就预示着商业模式需要改良,现在的竞争已经不是产品、技术、人才、营销的单项竞争了,而是系统模式的竞争,模式优则竞争力强,模式弱则陷入“被动、无序和恶性竞争”。因此我们跟各位讲你怎么做呢?我们不能再像过去一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主动改良或新商业模式者将获得最好的利润并成为行业新领军人,局部小范围的经营改善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进入被动跟随盲目竞争的状态,成为别人模式里的一个补充,要你的时候给你微利,不要你的时候就淘汰你。
汪俊宏
那未来有什么机会呢?未来有三个外部机会,第一个要解读政府政策,这个非常重要,它是一个短期利用思维,所以你要顺势而为,政府怎么拉你就怎么动,政府没有拉你就不要乱动,往往你乱动了就输掉了。我们举个例子,你解读政府政策里面有两个方面的东西,一个是制约,到底是什么制约产业和企业的发展呢?第二个是支持,政府的政策里面支持了什么?如果你把这两个弄懂就好办了。我们举个例子,河南有一个煤化工行业,我们在河南做了一个项目也是非常大,第一个我们从整个结构来看,从产业的状况和全球的状况一定要做比对,因为煤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是全球性的问题,所以最差的是我们没有定价权,很多方面是拉到国家的战略层面。像煤矿、石油、有色金属往往要拉到国家层面。第一个你要找出制约方面,我们来分析一下最重要的一个要素,制约我国煤化工产业发展的因素是水资源,水资源是煤化工产业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我国水资源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主要煤炭产地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和单位国土面积水资源保行量仅为全国水平的十分之一。(PPT放映)像我们河南处在这样一个水平,是非常低的。过去政府是支持煤化工行业的发展,所以河南也是很支持的,现在就开始打压了,水的政策也变了,你超额用水就会被处罚到数倍的价格,所以水费的价格会越来越高,所以你的产业规划必须要改变。因此政府制定哪些政策?(PPT放映)大家看有这么多政策,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去解读,从主要的产业政策可以看出,政府对煤化工企业未来发展的主导方向是这样几个方面,大家可以看一下。这种情况之下你就会发现,中国开始打造七大产业基地。
    然后我们看一下汽车租赁发展新态势,中国道路运输协会2007年11月完成的《全国汽车租赁现状及管理模式研究》认为我国汽车租赁行业未来发展呈现几个方面的趋势,(PPT放映)大家可以看一下,但是尽量不要拍照。再举个例子,在长江三角洲有一个企业是做封装测试装备,2009年国家出台《电子信息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这个规划出台之后,电子信息产业获得了很好的发展机遇,我到他们公司考察之后,发现他们有很强的竞争力,可是他竟然要退出这个市场,这就是对行业的误判。
    最近国家出台了“新36条”,这样民间资本可进入六大领域,“新36条”出台的第一天我在联合国的朋友就有三位打电话给我,所以各位不要小看“新36条”,它可以形成庞大的增长点。它可以支持什么?一是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领域,二是市政公用事业和政策性住房建设领域。然后还有城乡统筹产生的机会点,一是统筹城乡发展战略要求统筹城乡基础设施建设规划,构建完善的基础设施网络体系。尤其要在农村地区缺乏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的情况下,政府要调动和引导各方面的力量着力加强对道路、交通运输、电力、电信、商业网点设施等基础设施的投入,使乡村联系城市的硬件设施得到尽快改善。二是城镇化程度在提高,按农民工一家四口人,城市化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将有325万家庭需要房子。三是据了解,继家电下乡之后,今年我国将出台建材下乡政策,“一号文件”规定,抓住当前农村建房快速增长和建筑材料供给充裕的时机,把支持农民建房作为扩大内需的重大举措,采取有效措施推动建材下乡,鼓励有条件的地方通过多种形式支持这方面的发展。
    然后我们回到企业来看,尤其是资源型的企业或政策导向影响型的企业,是一种短期利用的思维。怎么拉动就怎么动,虽然政府调控的方式有瑕疵,不一定能正确的推动经济恢复,而且很多的公共建设,不可循环,但我们还是要顺势而为,要尽量利用,是短期的机会行为。我们在2008、2009年已经快速响应,为我们的客户做很多的调整。
    所以第一个就要解读政府政策,第二个是着眼产业价值链中长期布局做大做强,这个核心就是以外部资源整。我上次到台湾去看到一个朋友是做电机行业的,我说你做这个行业好不好?他说不好,有好多企业都倒闭了。因为台湾很多的企业都到中国大陆来发展了,所以我讲台湾的产业链已经没有了,可是大陆的很多产业链是还没有形成,所以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机会。我就问他,台湾已经没有了,大陆还没有形成,我说你到哪里发展?当然是大陆了,所以产业链规划也是一个很好的出路。
汪俊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