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AEG中国区总裁John Cappo的一天

葛伯强(John Cappo)现任总部设在美国洛杉矶的运动与娱乐场馆公司AEG中国区总裁,办公地点位于上海。AEG中国管理着上海世博演艺中心(Shanghai World Expo Performing Arts Center)和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即改造后的奥林匹克篮球馆)。今年11月,上海世博演艺中心中心将更名为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Mercedes-Benz Arena)。

*凌晨5点醒来,查看我的黑莓(BlackBerry),看看100封左右的邮件中有哪些需要马上处理。接下来做哈达瑜伽;我每天做30至60分钟,这时我会尽力不去考虑那些邮件。

*目送我的女儿们登上校车后,我开始吃早餐、回复邮件。头一封邮件来自我的助理Michelle Li,她是一位科班出身的律师。她在一份我们与上海世博演艺中心的赞助商之一签订的中文合同上把所有要点都勾了出来,该中心是我们在中国的旗舰场馆。中国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 Bank)希望明确“排他性”的含义;我必须向该行解释,当其它银行赞助某项特定活动时,我们将允许它们展示自己的标识。我们有4家大型创始赞助商:可口可乐(Coca-Cola)、百威(Budweiser)、招商银行和Moet-Hennessy Diageo,赞助额从740万美元到1210万美元不等,赞助期为6到10年。我们正与另外6家赞助商进行谈判。

*上午8点,我开始打电话,解决在上海世博会期间出现的一些管理问题。上海世博委员会在经营方式上有自己的见解,11月1日之前,我们并不拥有这座场馆的全部控制权。问题都发生得很突然,因此现在的管理有点混乱。

世博演艺中心的部分区域仍在建设之中。例如,中央厨房就仍未完工,那可是重点优先建设的区域。

*我们刚刚在韩国男子组合Super Junior演唱会的组织上遇到很大挑战,当时,有数千名青少年歌迷为得到免费门票而互相推搡。我们不得不检讨我们的人群控制环节;从积极的一面来看,这表明中国对大型演出的需求很大。

*我今天在办公室的第一个会议是与杭州市政府官员讨论一个新娱乐区项目。他们希望AEG中国设计并运营一个中国版的史泰博体育中心(Staples Center),该中心是我们在洛杉矶的场馆。而我们希望,首先确保我们在上海取得成功。

*打电话给票务代理中国票务网(Piao.com),讨论上海可能的合作。一家票务公司不可能在我们经营的所有城市都强大无比,因此我们需要在不同的城市与不同的票务机构合作。

*午餐,同时写邮件给AEG总部和我们与东方明珠集团(OPG)组建的合资企业的董事会,该董事会由9名董事组成。打电话给东方明珠集团副董事长钮卫平。东方明珠持有世博演艺中心51%的股权。我要处理上海和洛杉矶两地之间的沟通和误会问题;中国员工并不总会告诉别人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对于董事会成员而言,情况也是如此。在这里,所有决定都是用中文做出的。我讲汉语普通话,我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确保上述双方清楚地理解对方。

*前往机场搭乘飞往北京的航班,接到来自梅赛德斯-奔驰的电话,该公司将投资1亿多美元以获得世博演艺中心10年的冠名权。我们讨论了建设一个梅赛德斯-奔驰销售中心的问题,还讨论了我们为11月1日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揭幕仪式组织的演出。

*抵达北京与北京一承办商孙帆(音译)共进晚餐。孙帆希望利用我们的五棵松体育馆和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在北京和上海两地承办王菲演唱会。中国这类顶级演出的票价在每张350元人民币(合51美元)至2000元人民币之间。孙帆对我们的Mother Grid很感兴趣,这种装置可以把设备悬挂在顶棚上。

*凌晨3点醒来,心中萌生一个想法,记了下来。打电话给洛杉矶总部,洛杉矶当时正是中午。我还打电话给我们的另一家合资伙伴NBA,讨论将于10月举行的表演赛。我草草记下更多事情,然后倒头进入了梦乡。
(来源 f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