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分享:宝钢的分层管理模式

受新日铁实行机构精干化和强化基层的管理模式的启发,宝钢在投产以来就抛弃我国钢铁业长期实行的“权力集中、业务分散”的“分级管理”模式,率先实行生产、计划、设备、物资采购、产品销售都集中到总部的“纵向集中管理”,以及由总部职能部处从头管到尾、服务到现场的“横向一条龙”管理,并在基层推行了“管理重心下移”的作业长制,使仅相当于工段长级别的作业区管理者,成为了能发挥“半个厂长+半个工程师”作用的一线指挥官。


   纵向集中管理

    国内多数钢铁企业实行两级(及两级以上)的生产管理体制——总厂只管年、季、月计划,周计划和作业计划由各二级厂来安排。与之相比,宝钢则绕过了二级厂这一中转环节,从接到定单开始,由总部生产部负责“从原料进厂到产品出厂”的全部生产作业流程进度管理,并把各项进度计划直接下达到各生产作业区。

    在物资供应方面,传统企业通常在总厂、二级厂都设立资材管理部门,而宝钢的物资采购、运输、储存和发放等都集中由物资部统一管理。在设备、生产线管理方面,宝钢除了生产性点检外,设备点检和设备定修工作都由设备部统一负责,大型定期维修则交由3个专业检修公司提供协力。各项辅助作业被广泛从基层单位中剥离的结果,是大大推进了基层单位的职能专一化,改变了传统国企中企业“大而全”、基层“小而全”的局面。

在这种辅助作业由分级管理向集中统一管理的转变过程中,原设在基层单位的各种职能机构逐渐在上移至总部的过程中被缩减乃至取缔,并且基层中与生产主线关系不大的作业内容、工种等,也被归并到对口专业部门统管。宝钢实施的业务集中化管理,使二级厂变成了车间型的生产作业单位,既保持了整个企业在各项业务活动上的统一及规模化处理,同时又便于下层管理人员摆脱负担,集中精力搞好生产。


  横向一条龙管理

    在宝钢的各项专业管理工作进行纵向集中管理的同时,宝钢还实施了业务工作的横向一条龙管理:

    首先,设立职能综合化的机构,将相关性强的业务管理职能,合并于同一部门。宝钢虽然在总部按职能分工实施专业管理,但强调能由一个部门或一个人管理的业务,就不设多个部门或多人去管。这种以简化职能工作中的专业化分工(“大专业、小综合”)原则设立的总部机构,通称为“大部”。以这种“大部”制来推动专业部门的职能综合化,有利于精简机构和人员,并在关联配合中加强各项职能工作。

    其次,在“大部”内部,以体现产品分工原则的“一贯科”,取代惯常的工艺专业分工。钢铁企业的生产流程是序贯式相依的关系,生产厂及现场作业通常需要按照生产流程的不同工艺阶段进行组织,相应地,许多企业通常在总部的职能管理中实行工艺专业化的原则,导致“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与之不同,宝钢按照产品类别设置钢板科、钢管科、条钢科等“一贯科”,且科内职员工作也尽量按品种分工来安排,以便根据各类产品用户对质量的特定要求,进行从头到尾的全过程一条龙管理。

最后,鉴于各职能部门间可能出现职责不清、业务脱节、关系不顺等问题,宝钢除了设立各种常设性的专业委员会促进跨系统的协调外,还通过“牵头科”确保业务交接处或结合部的工作衔接。比如,在技术部内指定由质量标准科作为“牵头科”,负责部内各技术或质量科、室及检验站之间各项业务的协调,而总部各管理子系统之间的职能协调则指定由企管部来负责牵头。


    生产管理重心下移

    宝钢通过二级厂厂长和车间主任对作业长的权力委让,推行以作业长制为中心的生产管理重心下移体制。由于作业区内一切业务都围绕作业长展开,作业长成为了基层管理的主角。用宝钢人的话来说,作业长是“小厂长”,是“第一线的指挥者和管理者”。

    由于生产规模大,宝钢在纵向管理结构中设有4个层次,即二级厂一车间或分厂-作业区-作业组。国内传统企业一般将生产作业管理的重心,放在总厂调度及二级厂厂长身上,形成“头重脚轻”体制。宝钢则把指挥、组织生产操作和现场管理的权力,委托给了作业长,使生产作业管理的重心下移到了基层管理者身上。同是基层管理者,传统企业中的工段长只是被动地接受上级的命令,宝钢的作业长虽然在地位上与其他企业的工段长等同,但在生产作业指挥和管理中,却拥有人员管理、作业管理和车间运营三大方面的权力:

    人员管理权。作业长对所辖作业区内的人员,在工作分派、奖金管理、工资提升上都具有“说了算”的决定权。

    作业管理权。宝钢打破“谁大听谁的”纵向权力体制,推行横向关系上“谁重要听谁的”工序服从原则,包括上道工序服从下道工序,一般工序服从核心工序,辅助作业服从主体作业,以及全分厂听从首席作业长的指挥等等。这样,根据各工序在生产流程中的地位和作用,关键、重要工序的作业长就像“小厂长”一样,有权调动同级别的其他作业长来共同解决现场出现的问题。

    车间运营权。作业长可以接受车间主任的授权,以“车间运营委员会”主任或委员的身份,对整个车间某一方面的管理工作行使相应的权限。

宝钢的中层管理者在向基层的作业长做了以上三方面授权后,车间主任、二级厂厂长和总部有关人员的角色也发生了重大变化:由传统的身居一线的指挥命令、监督控制,转变为退居二线提供指导、帮助,从指挥者变为领导者。如果说宝钢作业长制下的基层管理者,是思考(做好得到“下授”的决策)与行动(执行)相统一的决策单元,那么,其上一层级的管理者,则是思考(做好自己“保留”的决策)与指导(提高下属能力)相统一的决策单元。为了鼓励得到授权的作业长大胆行使权力,宝钢提倡车间主任对接受权力委让的作业长“授权不授责”。而鉴于作业长的成长周期通常需要6~7年,宝钢提出了在岗培养人才的政策——允许作业长出“决策的错误”,但不允许出“不执行决策的错误”,以使作业长能够解除心理负担,锻炼和提高管理能力,从而促进管理重心的真正下移。
有点意思,友情帮顶一下,楼主辛苦了...嘿嘿

















怀千百度了,十月妈咪买了好多孕妇BB霜
穿,还好支持400电话退货蚕丝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