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警惕民间资本与垄断企业捆绑式发展

新36条首次提出了改革过程中拓宽民间投资的领域和渠道,明确由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负责,加快研究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石油、铁路、电力、电信、市政公用设施等重要领域的相关政策,带动社会投资。

改革大方向无可厚非,符合鼓励民间资本介入垄断行业进行必要的经营。而这里依然值得关注的是——

其一,民间资本进入石油、铁路、电力、电信、市政公用等重要领域,是否具有独立经营运作权?

我们知道的是,国有企业的运行机制与民间资本的运作模式完全是两条道路上的操作:国有企业的运作模式深刻带有官方色彩,它的任何经营方式与投资模式完全依赖于权力的交割,换句话说,国有企业完全是对上级权力机关的负责,市场本身不是他们所注重的;他们所要的仍是计划经济,比如石油、铁路、电力的提价听命于行政指令;电信行业等依靠垄断地位在欺行霸市等。而民间资本的运作模式是对投资者负责,它所要的仍是企业能够在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前提上追求利润最大化。民营企业进若干年的发展轨迹可以证明,它的生存活力与对国家经济发展的贡献比都是非常高的。

假设民间资本进入到上述领域之后,没有独立经营运作权,民间资本介入这些行业的投资,仍会失去应有之意——即打破了国有企业一拳独大、垄断要素市场价格的困局。

其二,假设上述条件成立,即民间资本进入石油、铁路、电力、电信、市政公用等重要领域之后,具有独立经营运作权,是否有市场化的博弈机制让民资与国资有权利上的公平、公正竞争?

这一点是较为重要的。民间资本的历史地位向来不被看好,受政策歧视的日子由来已久。比如在资源配置上,民间资本很少能够同等条件上从银行拿到信贷,用于企业再生产投资和技术革新上。那么,一旦民间资本进入这些具有资源垄断性的行业做强做大之后。会不会受到“国字当头”的企业排挤打压?这一点,我们目前而言并不好于判断,是好还是坏。我们自然可以想像一下,一个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经营,产生巨大利润之后,自然是从垄断企业那一块蛋糕上切割下来的一块。那么,垄断行业会不会眼红、妒忌,进而想办法占有?比如在通过各种变相手段收购、重组民间资本的独立经营运作权?

如果能够保证这样的事情不发生,应该如何保证?有什么样的制度会抑制垄断权力的嚣张?事实上,我们看到政府部门出尔反尔的事情不在少数。

如果不能保证上述两点,那么民间资本进入石油、铁路、电力、电信、市政公用设施等重要领域进行投资,却是最坏的结果,只不过把垄断这块蛋糕做成更强更大垄断,简而言之,只是有少数听命于行政指令的才有“准入资格”;只不过把民间资本与垄断企业捆绑起来发展,最终演变成垄断的利益共同体。结果不言而喻,垄断的还是垄断,垄断行业依然肆无忌惮操纵价格、谋取私利、侵占公共利益;并非是多个利益没有关联的经济个体进行充分的市场竞争、提高经济的活跃度和效率。

其实,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石油、铁路、电力、电信、市政公用设施等重要领域进行投资,大抵也是多此一举的事情,中国的《反垄断法》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以来,几乎等于聋子的耳朵——摆设,比如航空公司的合谋涨价等。既然有了《反垄断法》这样的法律法规,也不能够抑制垄断行业的“挟天子以令诸侯”,还要另行颁布“指导性意见”几乎等同于废纸一张。这样的论定大抵也不为过吧!
返回列表